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蜗心尝淡

woniuren @163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潮汕话   

2011-02-15 17:46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又想命名为《潮汕普通话》或《普通潮汕话》。

  我们这一代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学生,刚好赶上国家大力推广普通话的潮流。于是在小学、中学这些重要的方言教育场所里出现了“潮汕普通话”,也造成了传承潮汕方言某种程度的损失。我记得小时候老师用潮汕话向我们讲故事,讲林大钦;跟我们说他的普通话很“硬”(潮汕话意为厉害),然后笑着说是“硬*(傲8声)”(意为硬邦邦)。每逢普通话推广周上级视察,老师就会用潮汕普通话很严肃地讲课,自己差点都笑爆了。

  有传统意识或较有文化的大人,对方言比较敏感的同学会指正某人的潮汕字错误发音。我常常被人指正,例如以前总把“可靠(gou,姑6声)”说成“可‘哭’”(kao,刚好和普通话的音节一样),然后就会被大人指正到“哭”了(这是开玩笑啦)。对于弟弟更加普通的潮汕发音,我常大声地调侃他。比较尴尬的是,父母或者其他大人不懂某个字的潮汕发音时,会问我们这些在读书的小朋友。我的回应有,“老师没教潮汕话啊”,“这个应该读‘抗丽’(伉俪的普通话音直接转换,刚好对了)”……中学有一段时间,我有勇气跟他们说查到了在告诉他们,然后等到很久之后到书店或问老老师查到正确发音。

  有位澄海师弟在广州天河客运站遇到一个笑话场景,大概是:开往汕头的客车在拉客,刚好用潮汕普通话问他:“丧头,丧头,层海,层海,咬埋咬到丧头层海的?(汕头,汕头,澄海,澄海,有没有到汕头澄海的?)”师弟用澄海方言回说:“无。”在广州读大学期间也遇到很多潮汕人,我和其中一部分人是用普通话交流的,就算知道他是潮汕人后也如此。有时在交谈中冒出一句诡异的潮汕话后,我总是感到特别好玩。我也认识一些从小就在粤语地区长大、父母至少有一方是潮汕人的同学,他们有的只能听懂部分潮汕话,有的几乎不懂,而他们跟父母交流有用普通话也有用粤语的。我原本这种情形认为是不怎么存在的,直到最近才留意到这是一种必然的语言现象。我常常跟潮汕同学说,我们刚认识陌生人(就算猜到对方是潮汕人)的时候一般很少说潮汕话,而且需要在非常确定的情况才会尝试用方言交流;这一点跟说粤语的同学很不一样,他们可能一见面就会用粤语。

  我总在想,潮汕地区不像广州那样,有良好的经济和文化感染力可以使粤语处于强势地位,那么会不会有一天潮汕话没落了。如果某些不常用的字词需要正读,但少了媒体、传统教育的指引,那么随着这样新一代不断更迭,这一部分读音是否逐渐遗失在口语中,只能存留在历史文本或影像中?

  更多潮汕故事,请点击:http://woniuren.info
  woniuren 2010-05随记于广州268路公车;2011-02-15整理于澄海南界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